•      设为首页     联系我们
  •  贤书法师:放下痛苦怨恨 其实很简单
  • 贤书法师:放下痛苦怨恨 其实很简单

    贤书法师:放下痛苦怨恨 其实很简单

    北京龙泉寺贤书法师(图片来源:龙泉寺供图)

    小时候,有一年过年,王小三说,他有一个新玩具,叫“粑粑雷”,让我和他一起去玩。我很高兴,因为他是我最信任的朋友,于是就跟着他去了厕所,我问他:什么是“粑粑雷”?他说,别着急。然后掏出一个二踢脚,插在一泡屎里,点着了,忽然扭头就跑。

    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炸了个满脸花。王小三却在远处笑得直不起腰了。当时我的悲痛和羞愤简直难以用语言描述,我咬牙跺脚地发誓:从此以后,我再也不理这个王小三了,永远永远。

    回家以后,因为过年新做的衣服被弄脏了,又被家长一顿暴打。在极度痛苦的状态下,我又把那个誓言追加了一个内容,我永远不会原谅这个王小三。

    要知道,我曾经对王小三是多么得好啊,吃冰棍让别人舔一口,却让他咬一口,他一口就咬掉了一半。我做好的作业拿给他抄,冒着极大的危险,帮他跟他妈妈和老师撒谎,让他过关,等等。我对他好的事情,一一浮现在脑海里,越想越难过,越想越伤心,他怎么能这样对我?

    可是,两天以后,我们俩就又一起去玩了,裤兜里装着拆散的鞭炮到处炸着玩。

    出家以后,想起这段往事来,是因为,我目睹了成年人对一件往事、对一个伤害过自己的人久久不能释怀的痛苦。

    而且,奇怪的是,小的时候,我被王小三炸了一脸屎的情况很明显,不是我的错,完全是他的错,所以我很悲愤。但成年人的痛苦,往往并不简单的是某一方的错,两方都有错,但每一方却都各执一词,水火不容。

    小时候,我曾发誓,永远不理王小三了,一辈子不原谅他,但两天之后就忘了这个誓言,又一起玩了起来,可是长大了却不这样了,真的就记恨对方一辈子,一生一世,到死都不能释怀这个仇恨。不肯低头,不肯找找自己的错,不肯认错,不肯忏悔,死也不肯。

    出家前,有一位禅师跟我讲了个公案。他说,有一个人过去世曾在寺院里做过香灯师,所以转世做了非常大的官,却造了非常不好的业,快要下地狱了,地藏菩萨来帮他,说:你只要念一声我的名号,就可以不堕地狱。

    可这个人由于素来刚强,竟然说,宁肯堕地狱,也不念,然后就真的堕了地狱。地藏菩萨也没有办法。这个公案我是当故事听的,并没当真。

    出家以后,在寺院里,通过有秩序和规律的修行生活,内心开始细致。通过对周围事物的观察,发现真的是这样。人,真的可以刚强到如此地步。

    确实有这样的情况,在和别人出了一点很小的摩擦,解决问题的时候,需要就自己的错误认个错,忏悔一下。当事人羞愤难当,发出铮铮誓言,我就是死也不会向他认错,过去不会,现在不会,将来也不会,我就是下地狱,也不会当众忏悔。

    小孩子讲这样的话,过两天就忘了,心里不记挂这些事情,成年人可不,是当真的。真的这么想,也真的这么做。

    如果不是在寺院里修行的话,一个世间人,倘若没有特殊的外力,基本上就要带着这些仇恨过完自己的后半生。

    有心人读到这里的话,可以追问一下自己:至今,有没有一生都难以原谅的人和事,比如:丈母娘、婆婆、单位领导、同事,以及种种的亲人和朋友。

    我们出家,要放下名利、家庭等等外在有形的东西。可是,内在的、无形的对他人的仇恨却难以放下。人,就是这样的一种生命形式。这么读,一定会觉得荒唐,但轮到自己的话,就不觉得荒唐了。

    寺院里讲人与人之间的关爱,彼此的温暖,宽容和谅解,接受他人的缺点。但是,我常常听到这样的话:我可以关爱每一个人,但就是不能关爱他,打死我都不会去做。我可以原谅每一个人,谁都行,但就是不能原谅他。我可以向任何一个人认错,但向他认错,绝对不可能。

    这就是我们真实的生命状态。而且,似乎我们每个人活在世界上,都有一些冤家对头出现在身边,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,让自己痛苦不堪。

    倘使,我们不能够放下这些仇恨、怨气、憎恶的话,那么我们的身体会糟糕,我们的事业会糟糕,我们的生命质量会糟糕。甚至,我们会因此而堕入恶道。

    道理是这么讲的,谁都明白,但做起来却是如此之难。就是,原谅那个最难以原谅的那个人,把心里一直牵挂着的仇恨彻底放下。放下了,人就自在了。

    就我的观察,很少有人能够当即放下。有的人,随着修行时间越来越长,对那些人和事就看淡了,不再牵挂;有的人,嘴上说放下了,但心里还是会牵挂很久,但慢慢也就放下了;有的人,多少年都放不下,时不时就会发作,不能在一起相处,不能在一起共事,遇到点事情就会起火,彼此摩擦,争执。

    这么写出来,大家会觉得挺好玩的。但是,落到自己的头上,那就是真实的痛苦。所以,我能够理解悲悯心、慈悲心,因为人的痛苦实在是不值得,实在只是放下就可以得到解脱和安乐的事情。但,大多数人就是做不到,倘使我没有出家,连意识都意识不到。

    客堂知宾法师跟我讲了一个故事,一个女众向来看不惯另一个人,两人素来不和,严重影响彼此的身心健康和事业,于是她去找法师诉苦,历数了对方的种种不是。法师也很厉害,用了一个半小时,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,让她意识到想要获得佛法的利益,让自己身心自在,就要放下对他人的恨,不要对他人的过失耿耿于怀。终于,说动了这位女众,当下,她心开意解,表示确实是应该多看对方的功德,念对方的好处,而不要把那些小事情放在心里。放在心里,除了不断地伤害自己以外,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利益和价值。

    道理都通了,她也高兴地离开客堂。可是,几天以后,就传来了她和对方动手打架的消息。寺院里是绝对禁止这种肢体冲突的,于是,只好暂时劝其下山。

    人的痛苦和愤怒是如此的难以调伏。当然,这里没有任何挖苦女众的意思,反而是更大的同情和理解,因为女人在世界上更弱势,不仅是体力上的,主要是心灵上的。出家前,我有一个朋友被丈夫抛弃,原因很简单,就是老公嫌她老了,有了一个新的女人,那个女人年轻、漂亮,从事艺术工作。她老公义无反顾地跟别人跑了,丝毫也不管她的感受,她对他的付出和对家庭的眷恋。

    这个朋友,我一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。“你要学会放下啊”,这样的话根本就开不了口。只能跟她讲,“一切都会过去的,会过去的。”

    是啊,会过去的。连我们的生命都会逝去,如同大雁飞过天空不会留下痕迹,何况那些爱恨情仇。